當一個完整而有趣的人


我的工作頻繁往返於太平洋兩岸,所感受到的不僅僅是溫度與溼度的差異,或者語言的不同,最有趣的,是得以觀察東方人與西方人思維方式的重大區別。



內容

我與東方人談到加班的時候,常常得到喜悅的眼神,因為這表示他們每加班一個小時,可以得到比平常多一半的薪水,當我問到他們:「週末加班真的沒有關係嗎?」我往往會得到這樣的回答:「反正我在家裡也沒什麼事做。」或者是:「與其去逛街花錢,還不如來加班還可以賺錢。」

但是當同樣的問題,問西方的員工願不願意加班時,他們卻會堅定的搖頭,並且告訴我:「
才不呢,我又不是賺錢的機器。」要不然就是,「真抱歉,我已經決定明天週末要在家裡修剪草皮了。」說得那麼理直氣壯,好像我不曉得剪草坪對於他有多麼重要似的。我很清楚地感受到了,我在跟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打交道。

當絕大多數的東方人汲汲營營在想當「有錢人」或「成功人士」的時候,西方人卻很努力地在追求如何
變成一個「有趣的人」,或者是「懂得生活的人。有些人會將這原因過於簡單地歸納為,東方人在過去的幾個世紀裡處於經濟的劣勢,窮怕了,所以還正在急起直追的階段,還沒有那樣的富裕來追求生活品質,但是如果你有機會看看西方人平均的薪水,比較當地的物價的話,就會發現,在財力上,一般的西方上班族並不如我們想像中闊綽,但是他們卻不願意變成一部賺錢的機器,一天工作了八個小時之後,剩下的十六小時是追求享受的最好時機;一個星期工作了五天之後,另外兩天是來花掉辛苦賺來的錢的,因為如果賺了錢不好好花在心愛的事物上,就失去了工作的基本價值

雖然這樣的觀念在日本,中國的幾個大城市,還有台灣,都已經漸漸地在年輕族群間起了一些革命性的改變,但是就全局來說,東方人還是比較不懂得當一個「全人」的,也就是當一個
在規律的上班下班之外,有一輩子持續的興趣嗜好,同事以外的獨立生活圈,還有花錢享受的好去處。

把工作以外的時間留給自己,把工作賺來的錢好好地花掉」,這才是工作的真諦
,如果工作賺錢變成生活的最大意義,或者每天早晨醒來的原因,那簡直就太可悲了,我相信人應該要選擇他所喜歡的事情作為職業,但是一天八個小時,一個星期五天,無論是再怎麼有興趣的事物,花下每天的三分之一,每星期的七分之五,都已經綽綽有餘了,剩下的時間,好好地去完成人生其他的夢想吧!沒有人生下來就是打算一輩子只做一件事的,只是我們從小被教導著,成年以後還若抱著玫瑰色的大夢就是不切實際,其實那不是必然的,工作賺錢就正可以用來實現這些夢想,拒絕加班,利用星期六的上午去久違的博物館走走吧!想當一個有趣極了的人,可不是很美好的志向嗎?無論大老闆或是無名小卒,都別變得像街頭二十四小時的自動提款機一樣,當個讓人瞧不起的賺錢機器,只有要用錢的時候才會想要接近你,那就太可悲了。



*安排休假與週末

「我常常要離開工作,休假一段時間以後,才會曉得我有多麼喜歡我的工作,」我的一個法國同事說,「本來已經被工作累得不想幹了,決定先休個假再說,結果每次到了假期快結束的時候,就又覺得充滿了新點子,又有許多想法,巴不得趕快回去上班。」

很多人都以為自己總是每天都在工作,卻忽略了一個事實:每週兩天的週末,加上年假還有國定假日,一年中不用上班的日子,其實多達一百二十天以上,也就是說,相當於每年至少有四個月的時間,是可以完全自由支配的,所以上班族實在不應該有藉口,
說「每天都在工作,根本沒有時間做自己的事,」或者是「我的假期實在太少了,所以除非辭職,不然沒辦法作想做的事」,那都是不高明的藉口,通常會說這種話的人,就算讓他每天什麼事都不用作,既也不上班也不上學,整天仍然會覺得忙碌不堪,沒有時間完成夢想。

週末或者是假日,年休的時候,盡量去做一些跟平常不同的事情吧,
別總是在看電視,上市場這種瑣事中度過了,離開居住的城市,去曬曬太陽,做點耗體力的運動,體會風雨雲山水的威力;跟大自然其他的生物發生關係,比如從釣魚的拉扯當中感受到水中生物的體力與智力,這樣不同物種間的交流,對於長時間坐在辦公室當中的上班族來說,往往具有啟發意義,尤其與日常的環境愈不同,愈能夠將新想法帶回到職場。

這樣的觀念並不是非要西方的經營者才有,我就很愉快地發現台灣也有這樣的出版社老闆,每個星期五下午一點鐘就下班,因此每個星期都有整整兩天半的假期,可以完整地安排作有趣的事,而且鼓勵員工們帶著自己的想法與計劃,短期離開工作去實現夢想,從幾天到幾個月都無妨,這是很理想的經營方式,但是我想知道台灣是不是有夠勇敢的員工,勇於利用這樣的機會,去實現自己的夢想,讓工作變成接近夢想的渦輪推進機,而非絆腳石。



*下班以後

如果每個全職員工每年其實有一百多天不需要工作,那麼工作的兩百天裡面,是不是除了上班下班,就不能做一些別的事 情了嗎?

正常的工作,總是每天八個小時,也就是說除了睡覺和交通之外,每天應該起碼還有八個小時的時間是可以自由運用的,如果把這些時間都花在看電視,說長道短,無所事事上,當然覺得疲倦而且沒有意義,下了班沒有值得期待的事情等著自己,很容易就加入了加班的陣容,
真正的原因並不是工作繁忙,而是畏懼下班以後的無聊時光。

為了不讓自己變成這樣的人,失去了過去自由工作者或是旅行者身份的樂趣,我有一份掛曆,上面寫著我下班以後的計劃:

星期一:一個星期的第一天,總是讓人覺得疲倦,不要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,輕鬆一點,看食譜學做一道新的菜或甜點,租一部很想看的電影,邀請很久不見的朋友到家裡來分享,這是我的「家庭日」。

星期二:我的「嗜好日」。寫一篇兩千字的專欄文章,維持我寫作的習慣。

星期三:每個星期三是我的「外出日」,上館子吃一段好飯,之後看場表演或是到小酒館,迪斯可舞廳,感受辦公室與家裡之外的流行與能量,知道外頭的世界都有些什麼新變化。

星期四:我的「家事日」。下班後先到最喜歡的大型五金店去,在各種DIY材料中挑選成年男人的大玩具,帶著需要的東西回家去完成Project。該洗該摺疊的衣服,地板上該收拾的雜誌,該灌的水床,該澆的樹,該修的欄杆,該換的燈泡,都在這個晚上完成。

星期五:「休養日」。一個星期的工作結束了,該是好好犒賞自己疲倦的身體的時候,星期五的晚上去泡溫泉,洗三溫暖,作全身按摩,讓自己好好地放鬆下來,到星期一來臨之前,都不要再去想跟工作有關的任何事情,養精蓄銳,等著週末的遊玩計劃到來。